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满液式螺杆冷水机组 兰花儿不顾羞了 满

html模版,工业冷水机兰花儿不顾羞了 (微型小说)
  晌午时候,老山卖完了蚕莞豆窝笋小竹笋,又买了一篮子鱼肉奶粉蛋糕小食品,顶着毒辣辣的太阳,从城里急急赶回乡下去,二十多里地,要翻两座山,刚拐过一道五里山口子,就闻声那肚肠里咕噜噜咕噜噜直叫嚷,臭屁一个接一个往外冒,一阵绞痛,老山眦牙咧嘴眉头皱成疙瘩,轻声说:不好!我这该死的肠胃 要作弄我了!哎哟!真不好了!话未出口,那下面臭哄哄的黄色肥料出口了!满满一裤裆!老山蹲下去爬不起来了!这前不捱村后不靠店,除了手上一篮子食品,口袋里一张手纸也没有!路边一颗树也不,脱裤子的地方也 ,糟透了!

恰好这时候,后面走来了一个女人,一个年青的姑娘,就是邻村大水儿家的闰女如花似玉的兰花儿,兰花儿见老山蹲在那儿不动窝,就老远笑兮兮地说:老山叔!你也进城刚回呀!菜卖完了?蹲那儿干嘛呢?
老山吓一跳,恨不能钻进地下去。我 ,我 ,赶快把头埋下去,也顾不得闻那臭气了,急忙挥手说:你别 别靠近我!

兰花儿奇了,咋的啦?老山叔?哪儿不舒服了?老山直摇头,说不出话来。
兰花儿走近了,老山又招招手,走那边儿去!走快些!
兰花儿越发奇了,咋啦咋啦?从城里买了什么稀罕法宝藏着掖着?不让我瞧呀?
老山羞红了脸,眦牙苦笑笑:我 ,我拉肚子了!好臭,你远一点!

兰花儿一扭身哈哈大笑了,肥肉吃多了吧!说着就知趣的不望他靠边儿走了。
兰花儿走过三米远,老山又急忙补了一句:兰花,你有手纸么?
兰花儿转过身来:呵,本来你没手纸呀!她急忙在身上口袋里搜查,摸了一遍说:哎呀,我身上还没带手纸呢!咋办呵?
*
老山又挥挥手:你走吧,走吧,不麻烦你啦!我再等等,看有没有人过来。
兰花儿羞羞地不好意思笑了:对不起呵!我走了!
兰花儿走没了身影。一会儿兰花儿又走了回来,兰花儿快步走近了老山。
老山惊奇地望着兰花儿说:兰花儿,你 你怎么又走回来了!
*
兰花儿不顾羞了。兰花儿快捷地脱下了她的那件白底红色碎花长裤,又掏出一块杏黄色小手绢递给老山说:老山叔,你用手绢当手纸吧,随意擦清洁后,把我这长裤穿回去。
老山急红了脸说:不!不!使不得的,使不得的!我再等 ,你快回吧!
*
兰花儿把长裤手绢放在老山肩膀上,拍了一下老山的背心,笑着说:别害燥了!大老爷们,这太阳象火盆一样要烤焦了你!这么蹲着好好受呵!一时半会儿哪里等到人来,就是有人来,也不一定有手纸呀!我走啦!
*
兰花儿衣着紧身内裤那修长的身段儿真好看。她一回身走了,留下一股香味儿把那臭气中和了一些,老山含着热泪连忙脱下了脏裤子,草草揩干净了屁股,穿上了兰花儿的长裤。
*
老山穿戴那白底红色碎花儿女人裤子,一溜一拐赶回家去。

2010/05/11/14:00
【义务编纂:叶子】 赞
(散文编辑:江熏风)
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,命相连
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,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,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...
斗狼记1
招生招生,六年了,六个暑假,整整六个暑假,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...
家有儿女(第二十章)
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,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,手不离活,活不离手,无论谁...
家有儿女(第十九章)
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,由于县医院医疗前提差,看不了看的病,病院要他转院,没...
家有儿女(第十四章)
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,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,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,麦玲很恨他们,...
家有儿女(第十三章)
县里有个会议,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,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,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...
  晌午時分,老山賣完瞭蠶莞豆窩筍小竹筍,又買瞭一籃子魚肉奶粉蛋糕小食物,頂著狠毒辣的太陽,從城裡急急趕回鄉下去,二十多裡地,要翻兩座山,剛剛拐過一道五裡山口子,就聽見那肚腸裡咕嚕嚕咕嚕嚕直叫喚,臭屁一個接一個往外冒,一陣絞痛,老山眥牙咧嘴眉頭皺成疙瘩,輕聲說:不好!我這該逝世的腸胃 要作弄我瞭!哎喲!真不好瞭!話未出口,那下面臭哄哄的黃色肥料出口瞭!滿滿一褲襠!老山蹲下去爬不起來瞭!這前不捱村後不靠店,除瞭手上一籃子食品,口袋裡一張手紙也沒有!路邊一顆樹也沒有,脫褲子的处所也 ,糟透瞭!

偏偏這時候,後面走來瞭一個女人,一個年轻的姑娘,就是鄰村大水兒傢的閏女如花似玉的蘭花兒,蘭花兒見老山蹲在那兒不動窩,就老遠笑兮兮地說:老山叔!你也進城剛回呀!菜賣完瞭?蹲那兒幹嘛呢?
老山嚇一跳,恨不能鉆進地下去。我 ,我 ,趕緊把頭埋下去,也顧不得聞那臭氣瞭,急忙揮手說:你別 別凑近我!

蘭花兒奇瞭,咋的啦?老山叔?哪兒不舒畅瞭?老山直搖頭,說不出話來。
蘭花兒走近瞭,老山又揮揮手,走那邊兒去!走快些!
蘭花兒越發奇瞭,咋啦咋啦?從城裡買瞭什麼稀奇寶貝藏著掖著?不讓我瞧呀?
老山羞紅瞭臉,眥牙苦笑笑:我 ,我拉肚子瞭!好臭,你遠一點!

蘭花兒一扭身哈哈大笑瞭,肥肉吃多瞭吧!說著就识相的不望他靠邊兒走瞭。
蘭花兒走過三米遠,老山又匆忙補瞭一句:蘭花,你有手紙麼?
蘭花兒轉過身來:呵,原來你沒手紙呀!她急忙在身上口袋裡搜尋,摸瞭一遍說:哎呀,我身上還沒帶手紙呢!咋辦呵?
*
老山又揮揮手:你走吧,走吧,不麻煩你啦!我再等等,看有沒有人過來。
蘭花兒羞羞地不好心思笑瞭:對不起呵!我走瞭!
蘭花兒走沒瞭身影。一會兒蘭花兒又走瞭回來,蘭花兒快步走近瞭老山。
老山驚異地望著蘭花兒說:蘭花兒,你 你怎麼又走回來瞭!
*
蘭花兒不顧羞瞭。蘭花兒疾速地脫下瞭她的那件白底紅色碎花長褲,又取出一塊杏黃色小手絹遞給老山說:老山叔,你用手絹當手紙吧,隨便擦幹凈後,把我這長褲穿回去。
老山急紅瞭臉說:不!不!使不得的,使不得的!我再等 ,你快回吧!
*
蘭花兒把長褲手絹放在老山肩膀上,拍瞭一下老山的背心,笑著說:別害燥瞭!大老爺們,這太陽象火盆一樣要烤焦瞭你!這麼蹲著好難受呵!一時半會兒哪裡等到人來,就是有人來,也不必定有手紙呀!我走啦!
*
蘭花兒穿著緊身內褲那苗條的身段兒真难看。她一轉身走瞭,留下一股香味兒把那臭氣中跟瞭一些,老山含著熱淚趕緊脫下瞭臟褲子,草草揩幹凈瞭屁股,穿上瞭蘭花兒的長褲。
*
老山穿著那白底紅色碎花兒女人褲子,一溜一拐趕回傢去。

2010/05/11/14:00
【責任編輯:葉子】 贊
(散文編輯:江南風)
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,命相連
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,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,然而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...
鬥狼記1
招生招生,六年瞭,六個暑假,整整六個暑假,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...
傢有兒女(第二十章)
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,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,手不離活,有机热载体炉,活不離手,不论誰...
傢有兒女(第十九章)
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,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,看不瞭看的病,醫院要他轉院,沒...
傢有兒女(第十四章)
大人孩子都晓得麥玲厲害,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,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,余姚冷冻机,麥玲很恨他們,...
傢有兒女(第十三章)
縣裡有個會議,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,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,辊筒加热器,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...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  不过不要紧的所以争取早日康复让父母亲宽心
  
   论坛回复语_927
  
   零落的心
  
   鬼城鬼村(一)
返回列表